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 中医同道 / 正文
香港专家谈疫情,只强调疫苗,不提中医,这是否也是误导?
曹东义 发表于:2022-12-3 07:44:09 复制链接 发表新帖
阅读数:2359
本帖最后由 燕赵中医 于 2022-12-16 09:36 编辑 % j6 c) g4 }; h; }7 N

# u) L  ^4 ?# @  编者按:香港专家用香港的资料谈疫情,有可参考的价值,但是,抗击疫情他只谈,或者只懂得抗病毒西药、疫苗,对于中医药的作用只字不谈,这只能说明他的知识有缺陷,不懂中医,不懂历史,也不了解2003年的非典。
' u' Z2 b+ ]: [/ R; w这样的片面“专家见解”很容易误导大众。8 _7 W1 p8 x1 d

5 ?/ T' F- W/ r6 `9 e  作者 | 金冬雁
& E( v0 O- u& X1 U
1 [- b/ v5 \) c$ }- N8 E6 U8 H9 u  病毒学家、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医学学院教授, u  _- O' |* ]% B: e+ R# f
( Z' r+ @1 }: t( [# J+ \2 g9 W8 R
  11月24日,病毒学家、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医学学院教授金冬雁,接受百度热点专栏“DeepMed深医”的专访,对奥密可戎和防疫措施提出了诸多真知灼见,本文为精要摘录。正确的行动,从唤起正确的认知开始,推荐阅读。9 F0 i. _: t0 ~" z. |( R/ \

# E  R% s" b0 Z/ \2 U1 l: z  e8 ~% c( u  1、我们现在对奥密可戎的研究可以有一个比较清楚的结论,那就是它实际上是为了适应人体有抵抗力的环境而产生的。
( E- E# H/ c% v8 l( g& }# l$ }% Y6 K; T: z0 E6 j1 f; ]6 l
  它生存的大前提就是人体已有免疫力,所以与生俱来其致病性必然是大幅度降低。也可以说,它以降低致病性作为条件或代价,提高了免疫逃逸性,以便在已经有免疫力的人里头,还能够生长复制。所以它会造成突破性感染,也就是打了疫苗还会感染,因此在2021年大家都接种了疫苗、都有了抗体以后,它就变成了主导性的毒株。如果全世界大多数人都没打疫苗没受感染,现在占主导地位的仍然会是德尔塔。7 ~2 B" Z( h" R; F' \) Y, ~

6 n3 w* A* P( @: J1 s  2、绝大多数奥密克戎感染者表现为典型的流感样症状,主要影响上呼吸道,与流感及普通感冒无异。不做抗原或核酸检测,已经很难区分新冠病毒、流感病毒或者其他引起普通感冒的鼻病毒或冠状病毒感染。奥密克戎的无症状感染及轻症的比例显著提高,占总感染人数的99.5%以上。
# f( N( f% A, b$ b% b4 U7 S/ x6 G/ l: j+ J  W
  3、我们讲新冠肺炎这个说法是不对的。我经常讲了,就叫新冠病毒病,人家本来是没有肺炎的。世卫组织本来建议用的是covid 19,直译过来就是2019冠状病毒病。当时我们的卫健委根据当时的情况,把这个叫成新冠肺炎。那到了现在,把它叫成肺炎就不对,绝大部分都不是肺炎,说是肺炎是不准确的。
% r1 }! j$ ]9 X/ b
* G/ s$ D7 H! g+ O+ w# e- ?/ m3 L  4、新冠病毒病就是一个自限性、自愈性的疾病。现在对于绝大多数人,99.6%以上的人,都是自限性自愈性的。
/ H7 T  v0 d+ [# Q) Y) p+ V8 x/ }" B" z6 Q, t1 y3 M1 p& L
  5、不是说疫苗完全没效,是疫苗一方面可以减少感染,另一方面即使防不住感染,也可发挥重要的防重症以及减少病毒再传播给其他人的作用。但是我们习惯将疫苗的效果看成是全或无,要么完全防止感染,要么完全跟没打疫苗一样,很多报道甚至专家的解读也给人以错觉,没有正确认识和理解疫苗的多重保护作用。
/ u1 f+ k; F  k( Q- D
2 J2 `6 e% `! {  a* W  6、看今年香港疫情的数据,如果一针疫苗都不打,死亡率是2.32%;如果接种两针科兴,是0.36%;两针复必泰,是0.06%,也就是万分之六;如果混合打两针科兴加一针复必泰,是0.04%;如果三针科兴是0.14%,很接近流感的死亡率了;四针科兴呢,是0.11%。/ m9 ^  ]. a$ G& w& l  S
% O5 l, q# n1 a$ M
  7、最主要还是要看大家的抗体,还是要打疫苗。如果疫苗打得好,这个病毒是传不起来的。$ ?5 k. f# z4 a2 n1 g8 r
/ S1 B2 u" o. q
  8、受感染的人已经很多了,这时候如果还要去集体测核酸,测的时候一聚集,一不小心它就又传出去了,就是原来的感染者又传染给更多的非感染者。于是隔了两天就又新增了。所以测来测去测不完,越来越多,好像是因为核酸检测查不出来,其实不是。- F2 w, s# d# P9 K5 |3 \+ X

5 v0 i9 }. N4 v5 C* s  9、如果是大家在家测抗原,如果感染了,有一点不舒服,就呆在家里面,家人也非常注意,让他住自己一间房,家人没有传播,社会也没有传播,这个传播链就断掉了。香港2月份的时候就是靠这个办法扭转局面的。
8 d: S1 M" i/ z
' P' }! x6 E* S) ]: t- p" O  10、现在奥密克戎的死亡率是非常非常低的。特别是在已经接种了疫苗的人士身上,它的死亡率就更低了,在多个群组,80岁以上群组和不计年龄群组,它都比季节性流感要低。它的致病性是不强的,跟原来武汉时期的原始毒株有很大的不一样。
( v$ B& J7 Z* p) }, E9 e! f) t
0 b0 j7 v/ l1 }- B  以香港的数据来说明,80岁以上年龄组的感染新冠病毒的死亡率,如果一剂疫苗也不接种是14.70%,要比接种三剂科兴疫苗高8.3倍,比接种三剂复必泰疫苗高15倍。
  g" A) J1 p8 y; O& I6 x9 U4 ~+ v1 ~6 A* D1 ]  _4 i
  11、死亡最主要的来源是80岁以上这个群体,特别是80岁以上、没打过疫苗的人。感染死亡率可以到14.70%。如果打了三针疫苗,不管是科兴还是复必泰,死亡率马上降到1.58%,打四针就降到0.87%,也就是说,如果打了三到四针疫苗,即使是在80岁以上,他的死亡率还是比正常的季节性流感要低。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因为季节性流感死的最多也是80岁以上的人。如果疫苗打好,绝大部分死亡是可以避免的。
$ z- K9 ]( C; v$ j& N) B9 R, p2 v" U: z. P- P$ w4 P
  12、那些过去在阿尔法、德尔塔毒株的时期采取的拉平措施,今天不是不起作用,只是对于奥密克戎起的作用没有对阿尔法、德尔塔的时候那么明显了。我们之前用封楼的办法对付德尔塔非常成功,点状封楼,封一栋楼封一天,一测是阴性就放行。到了奥密克戎不行了,这是奥密克戎的特点决定的。但是并不是说对于奥密克戎我们就是束手无策,什么措施都不管用。/ F% F' p. Y* J3 O5 p

& @8 O/ {  z0 f+ R$ \  13、香港抗疫风险最大的事情就是当时曾经决策并宣布要全民核酸检测,好在中央听了意见没有搞。后来扭转局面最主要一招,就是减少核酸检测,承认抗原检测,这是2月25日深夜宣布的,也是中央支持的。
* ?6 J; C! N0 U9 v8 O& ~/ y9 k
  D6 o3 a! j0 l' S1 n1 r( v  之后从2月26日,这个Rt就开始往下走,3月5号就跌破1,就等于疫情走向受控了,确诊数目也下降了,拐点就来了。如果那时候搞全民核酸检测,那就完了,因为那时候已经很多人受感染了,你还让他去检测,一检测一排队,人群又聚集了,一下就窜起来了。, B6 M! K# I2 J4 c2 z# Z, x

* t  z. ^) Y8 ^. t  14、香港虽然死了一万人,但是这主要是由于老年人,特别是80岁以上老年人拒绝打疫苗而造成的。
7 Q0 d# b: K/ W! v9 N& I2 a7 p/ q7 W/ ?5 m  S7 D, D& l
  全世界的情况其实也跟这个类似,这些发生在不打疫苗的老人,或者是反疫苗人士当中的死亡,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 |: K: r6 Z  Y- h% |/ h, y8 u/ ]+ H: a, k  F( \
  15、新加坡80岁以上老人的疫苗接种率很高,三针超过90%。新加坡的感染人数跟香港差不多,但死亡1702人,只有香港的不到1/5。也就是说,如果疫苗打好了,香港这一万人里头最多死不超过2000人。
- O: ~8 w( O! o
* K3 k0 l! c- E' b) y1 H' c  16、港大的同事还做了一个研究,如果这些不打疫苗的老人,只要他抗原检测阳性,马上就给他吃Paxlovid,就是辉瑞的口服抗病毒药,这个死亡率又下降了76%。那么最后,大概就剩下25%左右的人,就是这2000人里头大概500个人,是疫苗跟药物避免不了的。2017年香港的季节性流感也死了400多人,与此不相上下。6 f5 g2 S$ [; Z8 m3 C

/ K: p. ~3 Y6 m6 O3 ]& D  17、我们国家有很强的举国体制的优势,有非常强的执行力,只要我们把老人接种疫苗这一关攻下来,那我们整个国家是处于更安全的位置上的,20条里面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提出来要给老年人打加强针,希望我们不折不扣的把它执行到底。还有一条是储备口服抗病毒药,给老年人提供疫苗以外的一个双保险。新加坡有一个政策,你要是打疫苗,将来被新冠病毒感染的救治是免费的,如果不打疫苗,以后就得自费,这就是一个挺好的政策。
& c1 e; V) T) v% n
2 }. Q7 ^' d6 u7 ]. C, U+ A  18、有人说我们不能说它是大号流感,不说流感,它就是一个呼吸道传染病,它是很快会好的。而且你过去打的疫苗是有效的,如果打过疫苗的话会有免疫记忆。你身体里很快就会造出来打这个病毒的特效药,也就是抗体,基本上48到72小时内都会造出来。3 K' j+ h7 A! Q5 @

6 t' S1 o$ Y$ |. H* X! J; \+ k  所以呢,你根本就不用太担心,该干嘛干嘛,好好学习,在家工作。你想我们特区政府里头一把手,二把手,三把手全部都中过招了。但是他们一天工作都没停止,全部在家工作,而且他们全都是老头,其实都是符合这个重症高危人群,给他开了药,在家里吃就好。9 Q7 [- e- C  y# i& Y9 s. K
' e- L  l7 Z6 r
  并不会有什么莫大的危险,生命的危险,怎么样怎么样。这种事情其实是不会发生的。
7 W: _& b% L; I3 _) W; H. r/ A3 t
1 ]/ e/ `% X% ^9 }+ ]4 R  S6 E  19、一些媒体散布了大量的谣言,什么奥密克戎全世界杀的人比德尔塔更多,又是有大量的长新冠、后遗症、脑雾,30%-50%的人都失去工作能力,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经常给他讲这个以后,他早就已经形成了概念,现在要去纠正。要把事实告诉大家,用数据说话,纠正一些所谓的学者给大家灌输的错误观念,他们灌输的这些错误观念根深蒂固。一点都不做纠正,那民众就是相信那么几个人,但他们讲的那一套实际上是错的。1 I1 a: `) n7 y- i' G9 O
' v$ Y, {4 \  L, b* I
  像富士康这种事情,像石家庄这种事情,全世界都不会发生的。他们这些年轻人,身体这么健康,就算感染了新冠,什么事都不会有,他们99.9%都是什么事都没有。但是他们居然放弃了所有,要回家。不就是观念有问题吗?* ?+ O) L3 g3 E- T

7 c, A/ F8 {2 Q  20、中国的一个奇观,就是中国的抗原检测试剂制造商制造了大量优质廉价的抗原快速检测试剂,提供给全世界,欧美都是用这些产品。有一些就算是外国品牌,罗氏的,西门子的,其实全是我们中国内地生产的,在全球的防疫抗疫里面发挥了非常重大的作用。7 S5 r& u' b, ^5 {1 m% a; w3 |
; e6 f$ Z. P, r# H, M6 O3 t7 f
  可惜到了中国内地,至今为止都没有发挥它应该发挥的作用。现在有些地方试点核酸自采,例如北京市丰台区自采核酸,这当然是向正确的方向走一步了,那可以自采核酸,自采抗原为什么不行了呢?全世界都用这个抗原检测这个工具,取得了防疫的成功,而且这个试剂还是中国人给生产出来的。
3 p5 K# d) D0 N) ~
# E4 I+ s$ R& P  I; A5 E  21、我们抗疫的时候,一开始特区政府就向中央要求1亿剂抗原检测试剂。抗原检测试剂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现在差不多每个香港人都知道,深入人心了。内地这帮专家出来说,假阳性多啊,假阴性多啊,不灵敏啊,这全是胡说。你问问我们香港的老百姓,有没有那个抗原和核酸检测是对不上的?我们抗原检测是有抽查制度的,不吻合率在2%以下。2 B' }: ]7 X7 J
+ C* u3 M" u" p( k, ^, H9 W
  22、从冠状病毒在人类中传播的历史来看,从来就没有过病毒在人与人之间长期传播后毒性急剧增加的情况。鼓吹这一套的这些人,有一些是公卫的学者,他们对于这个病毒不了解,根本就是跨界,所以说致病性会大大增加等猜测,其实是拿来恐吓公众。9 J- b, ]: r- }( C

' p+ u' T) h* ]% v  23、那些不懂的人,不研究这个病毒的人,不了解病毒进化的人,他们出来胡说,说会变异啊,会越来越凶恶。他举个例子来给我们看看,有哪一个病毒变得越来越凶恶了?没有啊。; C8 S2 a' d+ o( F- E. Q; D0 i
' k. l; `0 J  z: y% Y/ S9 f
  24、新冠虽然导致香港2022年死亡一万人,但是我们香港每年死多少人呢?5万到6万。新冠死亡只是其中的1/5。不是说其他病就不死人,其他病就不用救。
" M* q- q' `1 m- H7 k* q- A$ c0 v& \: E% g3 R9 o
  如果说我们封城那时候搞成这样,其他人都不能住院了,那死的人不是更多了吗?那就不是1万了。
8 }; C/ l- ?. Z$ g( B/ d7 J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返回列表 使用道具 举报
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曹东义 发表于 2022-12-3 07:48:30 | 阅读全部
2003年的资料如下,公共大家参考. D# K) W/ p/ X& M9 M2 N
资料引自曹东义主编的《中医群英战SARS》2006年,由中医古籍出版社出版
6 [  L8 U7 K! x; F8 o/ G! H3 ?
6 o2 @) H. S( v9 U, t; I! G$ u2003年的《健康报》5月26日刊登记者钱峰的报道:“内地与香港交流非典流调隔离经验”。文章说,卫生部在5月23日上午召开电视电话会议,来自香港的3名医护专家介绍了香港非典流行、控制情况,并与各地交流了流行病学调查、治疗护理及防护经验。来自香港特区政府的报告显示,特区政府卫生署每当接获疑似或确诊非典的呈报,便立即开展追查跟踪。精密细致的追踪,往往就可以在时间、地点、人物和情景各层面提供了重要线索,证实病人与病人之间的传播途径。这些资料不但可以显示某些病人致病的原因,也可以解释其他人为何不受感染。更重要的是,它对一连串疾病预防和控制措施提供了具体的方向性指导。香港还专门开发了一个网上SARS电子数据库,向卫生署及时提供非典患者资料。特区政府还借助了警方高度精密的重大事件调查及灾难支援工作系统。香港专家还针对家居隔离问题介绍了当地的经验。香港的家居隔离得到了其他部门配合。卫生署派医务人员上门为家居隔离者服务,一是向被隔离者解释其需要履行的义务;二是检查家庭环境卫生;三是教被隔离者量体温,一旦有症状,可联系诊治。对家居隔离者,香港警务人员上门抽查,看是否遵守。若有违例者,可用发警告信等形式规范其行为。卫生部副部长王陇德高度评价了香港非典流调的方法与内容。王陇德还强调香港的指挥中心,不是仅仅掌握几个数字,而是看调查的范围、对象是否合适,充分了解个案,在此基础上指挥。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y1 ~: z) k: X$ f
香港与大陆紧密相连,地缘近促使交流也多,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广东的疫情主要是通过香港向世界其他地方传播的。9 G: ~9 Z  h6 j$ `- Y! n
2月21日,一位来自广州的刘姓医学教授在香港京华国际酒店参加婚礼。他于3月4日死于SARS。在等电梯时他与7个人接触,其中有美国商人 Jonny Chen、加拿大人、新加坡人和香港人。此后SARS在香港和世界各地开始蔓延。
9 o0 h4 R# e9 I3 M1 Q6 h2 e* N3月14日和19日,来自深圳的一名男性,在香港淘大花园E座的兄弟家,因腹泻使用了卫生间。14日该男子已经发生了SARS症状,后来使护理过他的护士和他的兄嫂先后也发病。到4月15日,淘大花园的15000居民中,共发生321例SARS病人。其中,E座居民为主,占全部病人的41%,而边缘的11座仅占18%。5 g% c% T, O& ?
2003年3月29日,香港的SARS患者为470人,包括3名医护人员以及22名淘大花园的居民。受SARS的冲击,香港各中小学及幼儿园自当天起停课。# l/ ~% K: G6 r
《健康报》记者钱峰报道,4月11日,从国务院台湾事物办公室新闻发布会获悉,祖国大陆欢迎台湾医学家到大陆考察,交流学术,探讨非典型肺炎的防治措施;大陆的医学家,也非常乐意去台湾进行有关的交流活动。卫生部台港澳办公室主任刘陪龙介绍,祖国大陆非常关心台湾岛内的非典疫情,愿意沟通有关情况。国务院台湾事物办公室新闻发言人李维一说,已通知各地台办,要关心各地的台胞,保障他们的健康。卫生部疾病控制司司长齐小秋介绍说,据台湾统计,到4月8日,台湾出现非典型肺炎病例20例,没有死亡病例。3 a) \2 q, y$ U9 j5 H
2003年4月12日,胡锦涛主席在深圳考察工作,会见了香港行政区长官董建华,听取了他关于香港防治非典和近期经济形势的汇报,表示中央政府关心、支持香港的“非典”防治工作。抗击非典,需要内地与香港共同研究总结已经取得的成功经验,进一步加强交流与合作。1 a. r; T) \+ h9 c8 D# a) x
4月12日,广州呼吸病研究所、广医附属一院、广州胸科医院、广州儿童医院、广州八院和香港大学医学院微生物系,在广州召开的非典型肺炎病原学进展发布会上,两地科研人员宣布,通过基因测序,粤港两地已知病毒高度同源,超过99%。双方将进一步交流有关资料、经验。
9 I- S  `+ P" a《健康报》记者王雪飞报道,4月23日“两岸三地专家研讨非典面对面”,在北京召开大陆、台湾、及香港、澳门共60多人出席了会议,交流了有关经验。会议主持人、著名呼吸病专家钟南山院士,介绍了广东的诊治方案;香港卫生署助理署长梁挺雄介绍了香港控制传播的措施;台湾大学预防医学研究所林瑞雄关于非典传播途径的学说受到与会专家重视。台湾自3月13日发现第一例非典之后,至4月21日,累计发现非典病例192人,当时尚无SARS病人死亡发生,他们的主要经验是及早隔离。目前香港的新发病例,每天在20-30例左右。交流中,两岸专家认为,应加强交流,携手合作,共同维护两岸同胞的健康。0 c) [+ f$ x. t! z: H# j" b  q
4月30日,《中国中医药报》转引新华社记者王燕萍、白冰4月28日报道,中医药医疗价值,引起香港医学界重视。借鉴内地抗非典经验,香港医院管理局已经开始全面向医护人员提供中药冲剂,以减低医务人员在一线工作时的感染。与此同时,香港医院管理局正通过特区政府,请求中央政府委派内地中医中药专家到港,协助香港研究如何结合中医药防治非典型肺炎。( `8 s( t" M$ `. I. \/ L' I. X/ ^# k" a
广东省中医院院长吕玉波说:“香港医管局高永文先生带着一批专家来我院交流防治的经验。不久,他又与我通电话,要求派两位医生到香港,为有需要的患者治疗。接到这个邀请,我犹豫了许久。邀请中医药进入公立医院诊病,这在香港医疗史上可是开了先河,但这既是机遇也是风险。在国内,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即使中医药的效果差一些,也没有人去说。而在香港等于把你所有的东西都向全世界展示出来,有疗效了,那么就让世界认识了中医药,让中医药有机会走向世界;疗效不佳,就会给中医药抹黑,会给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带来负面影响,责任重大啊!这时,一些对中医药缺乏信心的人,甚至给我打来电话,说这是香港某些人的阴谋,他们是想向全世界证明中医药无效。然而,回顾两个多月的实践,我相信中医药的临床疗效,相信我们队伍业务素质的水平。我欣然应允了香港医管局的要求。”* o5 x' _4 M; @
2003年5月4日香港卫生署宣布当天仅有10例新增非典病例,这是自3月以来发病人数最少的一天。
) Z9 E0 `4 L0 x0 G% m$ I《中国中医药报》2003年5月9日刊登记者周颖、胡延滨的报道:“广东省中医院专家赴港交流抗非典方法,共同研究制订香港中西医结合治疗非典临床规范”。文章说,5月3日,应香港医管局的邀请,广东省中医院呼吸内科主任林琳副教授和中医内科专家杨志敏副教授前往香港,与香港中西医专家共同研究中西医结合治疗非典型肺炎,提高临床疗效的方法。她们以广华医院为基地,进行非典防治交流以及研究工作。据悉,这是香港医管局首次邀请内地中医师到港参与治疗非典患者,并希望在一周内制订出香港首例中西医结合治疗非典的临床规范。广东省中医院用中西医结合治疗非典所取得的效果受到多方关注。特别是世界卫生组织考察组专家对该院中西医结合治疗非典所取得的疗效给予较高评价之后,香港一些学会和大学陆续邀请该院专家赴港介绍经验。
1 b# U! l- y+ \' T' U3 \4月初,港进联和香港中医药学会邀请该院的有关专家访问香港,并举行了“中西医结合对抗非典型肺炎”的讲座。香港浸会大学也在其后专程邀请该院专家赴港,介绍中西医结合治疗非典的有关经验。同期香港医管局组织有关专家专程来广东省中医院实地交流中西医结合治疗非典的方案和经验。提议邀请内地中医专家来港的新界东医院联网中医药统筹专员梁秉中表示,内地中医专家来港与香港医生合作抗击非典是一个创举,是香港中西医结合的一个里程碑。长期从事中西医学研究、中医药和生物药开发的邓志仁指出,临床上,如能及时、合理地使用中医药治疗非典,不仅能够有助于降低死亡率,而且对缩短患者的治疗周期和恢复期有明显的帮助作用。特别是对于一些未用过或少用中药的患者,疗效也许更为显著。他说,恰当地辅以中药辨证治疗,比单纯使用西药,有治愈率高和死亡率低的优点。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刘良教授强调,中医药不但可以配合预防非典,在发病早期、后期以及恢复期都可以加入治疗,而并非在西医药无法救治时才加入。他认为,中医药是可以介入治疗的各个阶段,以实证为本、以病人为主体,配合西医药治疗。他表示,中医讲究机体的免疫力,包括扶正祛邪和因时、因地、因人而处方用药,这都需要进一步探讨研究。香港中文大学中医学院客座教授岑泽波指出,香港中西医有良好的合作前景。他认为,非典是中西医合作研讨的开始,日后可进行更全面的合作探索。
- G1 A2 s% ]; ]3 ]0 X9 S; J5月4日林琳和杨志敏出席了由香港中西医结合学会举办的非典治疗研讨会,百余名中西医师分享了广东省中医院以中西医结合治疗非典病人的经验。
5 x. Y3 A# P1 ]/ n' v/ w林琳、杨志敏两位青年女中医,不辱使命,扬威香港,在世界的窗口上展示了中医药的古老又年青的魅力。吕玉波院长说:“可幸的是,林琳、杨志敏两位专家很争气,在香港奋战3个月,取得了很好的疗效。香港某些媒体都作了多次大篇幅的报道。医管局还这样宣传:‘世界卫生组织认可中医药治疗的作用,鼓励医生在治疗中使用中药。’他们的成功,要感谢医管局提供了良好的工作条件和生活条件;要感谢全国名老中医邓铁涛、颜德馨、周仲瑛等的精心指点;要感谢医院近十年的人才发展战略。邓铁涛老多次说过:‘机遇钟爱有准备的人。’人创造奇迹常常是在瞬间,但没有一个创造奇迹的是依靠瞬间的。正是由于他们在医院‘育人工程’的推动下,平时刻苦努力,点滴积累,才会有今天的成功。”9 Y7 J6 ?$ `* ?+ i8 j2 `2 |
2003年6月16日,《中国中医药报》刊登新华社记者王燕萍、白冰的报道:“香港越来越多的患者要求接受中医治疗”。报道说,林琳、杨志敏教授5月3日到香港之后,协助香港医疗界运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非典型肺炎一个多月以来,她们已经为88名患者、298人次进行了诊疗,取得了良好疗效。杨志敏说,刚开始只有深切治疗部的病人要求接受中医治疗,而且还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当治疗效果显现出来后,主动要求借助中医治疗的非典患者明显增多。香港联合医院一名非典病人首先尝试接受中医治疗,因为疗效好,同病房的6位病人同时提出要求接受中医治疗。连日来两位专家穿梭在香港的10家医院,为非典病人诊治,有的病人需要复诊十几次。香港有关方面证实,经过林琳和杨志敏中医诊治的病人,有的已经出院,有的从深切治疗部转到普通病房,病症明显减轻。林琳和杨志敏的到来,是香港公立医院首次引入中医治疗方法。“香港方面配合很好,医生也很合作,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减轻病人的痛苦,尽快找到有效治疗方法”,林琳说。据介绍,由于病人的需要和香港方面的要求,林琳和杨志敏将延长留港3个月。她们表示,只要病人提出要求,一定会尽心尽力治疗。“眼前疗效是最重要的,救人是第一位的”,她们这样说。
2 f& l9 X' c/ N  Q林琳和杨志敏在香港救治病人的过程中,也不断与国内的老专家请教治疗方法,邓铁涛教授在她们出行之前就表示一定做她们的坚强后盾。前方战况时刻牵动着后方老专家们的心。邓老就几次主动打电话询问她们的情况,她们也时常求教。杨志敏的电话费主要花在求师问药上,而不是与家人的联系方面。2003年5月22日,林琳打电话给朱良春先生的女儿朱婉华主任询问病情,有一个非典合并肺纤维化的患者,一开始是肺脾两虚,湿浊内阻的症状,舌质淡,全身无力,脉滑。经过治疗之后,出现阴虚症状,口干舌质转红,请教怎样分析病机和用药。朱婉华立即向朱老汇报了有关情况,朱老根据病人的病情,拟订了益气养阴,解毒化瘀的处方:北沙参30克、麦冬15克、生黄芪30-45克、生白术15克、金荞麦30克、鱼腥草30克、穿山龙30克、杏仁15克、薏苡仁30克、广地龙15克、地鳖虫15克、桃仁红花各10克、紫丹参15克、甘草6克。5月29日林琳回电话说,用药后效果很好,病人体力恢复很快,肺部阴影吸收也很明显。; ^( @1 D$ H* W: D' z& h# w
香港与大陆合作探讨中西医结合防治非典,取得了很好的疗效,也开拓了中西医结合的新领域。而同样疫情深重的台湾,中医药参与非典治疗却并不尽人意。其中的复杂原因,也颇难用简短的文字说清楚。; o. ^: F) N  U$ x$ \1 {! R& X! A
据中国中医研究院主编《中医药防治非典型肺炎(SARS)研究》中的“抗击非典大事记”记载:2003年3月14日,台湾发现首例非典疑似病例。
! \( M( Z8 t. J6 F4 \! q% V/ n3月27日台湾有关当局宣布非典型肺炎列为第四类传染病。4 v9 {' I1 X+ X' H9 i  U1 _
5月6日台湾公路总局景观科科长周启辉成为首位因SARS而死亡的台湾政府官员。& W2 j; A2 I8 w6 n* N" ~
5月8日台湾通报病例达到930例,其中死亡13人。" j3 ]$ F( Y- u" R
5月12日台湾台北市和平医院院长吴康文因SARS事件被撤职,为台湾首个因SARS而被惩处的官员。2 t. s2 x9 U. e/ m! ]3 N* z2 Z
5月15日台湾当天新增病例26例,创历史新高记录。
; `  m9 v8 m, f) s) d7 c2 K5月20日,台北松山医院完成改建,当天成为台湾第一家收治SARS患者的全功能专责医院。& b; l( W; w) g7 C
5月21日台北市SARS通报病例再创新高,达64例。
! n' X2 g% K0 U$ l4 }5月22日,世界卫生组织决定,将原来对台北市的旅游警告,扩大至全台湾。
6 G& F1 \# O, |9 O' P$ `' n5月28日台湾公布岛内疫情最新数字,累积病例610例,死亡新增5例,累积81例。/ P4 W( J( y, K& z* o3 F
5月29日,台湾新增SARS病例29例,累积病例660例。# k1 ]3 {+ t( Y+ S1 i' ?  k
《中国中医药报》2003年5月26日刊登新华社记者赵卫、秦大军24日的文章:“大陆公布抗非典中药在台湾引起广泛关注”。祖国大陆日前公布一批经临床验证对非典治疗有一定疗效的中药,在台湾引起广泛关注。连日来,岛内多家媒体相继报道这则新闻。台湾医学界人士表示,希望能早日与大陆同胞分享防治非典的成功经验。台湾联合报24日的报道说,大陆中药防治非典研究取得阶段性成果,从已在非典临床治疗中使用过的30种中成药中筛选出8种有效药。该报还详细介绍了这8中药品的名称、功效和治疗方法等。台湾TVBS电视台和东森电视台不仅及时播报了大陆筛选出防治非典的有效中药,还介绍了研发相关防治非典新药的进程。据岛内媒体的报道,大陆使用中医药治疗非典取得疗效,使中药材在岛内出现热卖,“金银花、板蓝根等药品价格大幅上扬,产于大陆的缺货,药商甚至不顾价格,回买台湾的库存药材。”岛内知名中医陈钦铭24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对祖国大陆用中西医结合方法治疗非典,而且取得成果表示非常高兴,并希望能够与台湾同行和民众早日分享这些宝贵经验。作为岛内为数不多的中医副教授,这位行医30多年的中医师说,讲究对症疗法的中医和推崇支持疗法的西医各有所长,将二者结合起来治疗非典是最理想的方法,大陆在这方面走在前面,并已取得成果,值得台湾学习和引进。他呼吁说,两岸同胞都是中国人,有着共同的风俗习惯和用中医药治疗病痛的传统,大家应该共同携手来发扬光大中医药这一中华民族的传统瑰宝,争取早日战胜非典病魔。在岛内多家媒体的网站上,也常有希望两岸携手抗非典的留言。有网友写道,希望当局在人命关天的紧要关头,“与同胞共同对付非典这一可怕的敌人。”% L$ a  F3 }+ A+ e
《健康报》5月26日刊登记者刘燕玲的报道:“海峡两岸研讨中医抗非典”。《中国中医药报》同一天也刊登了记者周颖对这次会议的报道:“海峡两岸中医药专家通过电视电话研讨防治非典”。25日上午,中华中医药学会邀请了北京和广州的中医药专家,通过电视电话连线的形式与台湾专家进行研讨交流。会议由中华中医药学会的秘书长李俊德与台湾海峡两岸人民服务中心主任曹原彰共同主持,中国中医研究院院长曹洪欣教授做了题为“中医药在防治SARS中的作用”的主题发言,全面讲述了SARS的病因、基本病机、中医药在防治SARS中的主要作用,以及大陆初步筛选出的对非典不同病理环节和改善临床症状有效的8种中成药及使用方法,引起台湾专家的极大关注,认为“很具体、很实用”,并围绕这8种药物提出了一系列问题,北京和广州的专家一一做了认真细致地解答。应台湾专家的要求,北京专家当场将8种中成药的药方传真到台北会场。研讨会上,广东省中医院副主任医师陈伟还就广东省中医院中西医结合防治SARS的情况做了多媒体演示。北京专家晁恩祥、仝小林、王书臣、王融冰、武维屏,广东专家杨志敏、林琳就中西医结合防治SARS的有关问题与台湾专家进行了切磋。台湾专家高明见、林昭庚、施纯全、陈俊明也分别介绍了台湾治疗SARS的情况。中华中医药学会傅世垣副会长、台湾海峡两岸人民服务中心荣誉主任冯沪祥,都发言说希望加强两岸的进一步交流。% A6 }5 ?1 r" i4 L3 p$ V
《中国中医药报》2003年6月11日刊登消息说,中央电视台海外中心8日晚与台湾东森电视台合作,通过卫星连线的方式邀请两岸的医学专家就防治非典的有关问题共同探讨,交流经验。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病防治研究所所长钟南山,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会长陈可冀和台湾大学附属医院感染科主任张上淳、台湾“中研院”生物科学研究所研究员何美乡、台湾福大中医院院长张福太分别在北京、台北参加了会议。钟南山说,大陆在防治非典方面多头并举,取得了一定成效。他介绍了有关非典与野生动物的关系、老年非典的特点、非典病例检测等方面的情况。陈可冀根据临床经验,介绍了大陆采用中西医结合方法治疗非典的经验。他说目前有1/3的非典患者接受中西医结合治疗。科技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组织了中西医结合临床治疗研究的攻关,这是一个有前瞻性、有对照的多重性工作。中西医结合治疗在减轻症状,缩短发烧天数,减少激素的副作用等方面,产生了初步的效果。台湾专家也介绍了他们的情况。' R" r; |5 E. [+ u1 @
《中国中医药报》2003年6月20日刊登了新华社记者赵卫、秦大军的报道:“台湾中医名家表示,抗非典应靠中西医合力”。文章说,肆虐多时的台湾非典疫情,在各方的努力下日渐趋缓,但对岛内的中医界来说,防治非典却似乎成了一个令人尴尬的话题。岛内多位中医名家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均不约而同地谈到,由于体制、门户之见等多种因素,有着几千年悠久历史的中医药在岛内抗击非典过程中没能充分发挥应有的功效,他们不无遗憾地说:“我们本来可以大有作为!”在岛内中医界声望颇高的台湾中医师公会理事长林昭庚博士指出,当局以往推行的是医院治疗与中医诊所平行的双轨制,并且强调中医在理论上不宜从事医院的治疗工作,以及中医不能使用现代医疗仪器看病、不能开具西药等政策,从而在制度层面上极大地限制了中医的发展。他还说,岛内有关部门每年提供给全台中医经费仅占医疗总额的4%。他进一步说:“不是我们中医有心无力,而是有力使不上!”出身中医世家的87岁老中医张正懋说,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占领者蓄意以西医打压代表着中国传统文化的中医药,造成岛内中医药研究发展缓慢。他还痛心疾首地指出,门户之见也是造成中医在防治非典时未能充分发挥作用的一大主因。
2 b5 B" K' g& q9 n# D. O虽然岛内中医界面临种种困难,但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仍然从中医药理的角度,对非典这种全新的病毒进行研究。林昭庚说,从非典患者的临床表现可知,其影响之经络脏腑包括足太阳病(表证)、手足太阴病(肺及脾之证),因此病因上最可能为“两感伤于寒湿,转化为湿温,形成湿热毒邪壅肺证。”他不无遗憾地说:“传统中医已经发展出透邪外达、截断病势,以及益气凉血、护阴等方法与方药,应能协助现代医学应付SARS。”行医已经30年的台湾名老中医陈钦铭认为,中医治病补虚泻实,讲求平和温润、阴阳平衡;西医则讲究发病源头消灭病毒。但由于非典病毒演变太快,西医难免会力不从心,“因而更需要中西医的合力”。他还说,对付像SARS这样的变异极快的病毒,中西医合力才能事半功倍。岛内曾有报道说,有非典患者在发病初期出现过腹泻症状。台北医师公会理事长陈旺全说,从中医药理的角度其实不难理解这一点。他说,着眼宏观治疗的中医认为“肺与大肠相表里”,大肠出现症状中医很快会从肺部寻找原因,而西医则强调微观治疗,容易把目光局限在发病部位。陈旺全还认为,非典的治本之道是提高自身的免疫力,中医一向强调“上工治未病”、“正气存内,邪不可干”,自身如果正气充足,阴阳平衡以及气血通畅,身体自然不会有病痛。他还具体指出,经常刺激按压合谷、曲池、足三里这三个穴位,可促进肾上腺皮质激素和肾上腺皮质酮的增加,对加强身体的免疫机能有良好效果。中医在岛内缺少扶植但仍在顽强发展,有相当数量的民众对中医药持有信心。家住台北信义路的李先生,在隔离期间曾在岛内媒体网站上写道:“因为SARS的不确定性,我们急着想要去寻找疫苗,但是却忘记了中医告诉我们的观念,只有免疫系统能真正让自己恢复正常。”老中医陈钦铭,这位曾经促成两岸中医药界第一次友好往来的老中医还强调,祖国大陆在中西医结合治疗方面已经取得相当经验,台湾应加快与大陆的合作,让中华民族的传统医学为两岸民众造福。# v1 f& l* t  b' e; o& D; m
大陆与台湾虽然都有中医,但中医政策不同,在抗击SARS的过程中更加突显了中医地位的区别。在台湾的陈立夫先生,曾经感慨地说要为毛泽东作传,颂扬他对中医的政策。这话的确是有感而发。曾经极力主张废止中医的傅斯年,曾留学英、德,是五四时期的学生领袖、北京大学的代理校长,后又任台湾大学校长,他曾经说:“我是宁死不请教中医的,因为我觉得若不如此,便对不住我所受的教育。”原来如此!竟有这样荒唐的理由!然而这就是历史,是中医半个世纪历史地位的写照。在台湾,中医更难于被重视。《中国中医药报》2005年1月28日,刊登丁兆平的文章“傅孔之争为哪般——‘废止中医’风波回顾”,记述了当年斗争的激烈,争论双方几乎进行决斗。同时,这篇文章也透露出了国民党到台湾之后中医地位的某些信息。文章转载《丑陋的中国人》的作者柏杨先生有关傅斯年与中医的某些论述,颇有参考价值,这里也再次引述如下:
5 H' q" m, {. G0 Y柏杨《投奔中医记》云:“吾友傅斯年先生在世时,一提起中医就七窍生烟,一些新派洋派,对中医更是摇头摆尾。一位朋友,被我借钱看病借急啦,有一次抓住我领口——武林高手的锁喉战术,吼曰:‘老头,你下跪也没用,一文不给。要看病,我陪你去找西医,费用我包。’于是立刻又被押解秦重华大夫处。秦大夫亲自把我送到他的一位眼科朋友处,检查结果,学名是‘黄斑部变性’,据说只有何仙姑下凡,才有希望。该朋友悻悻地掏出银子,摔到地上,我就捡起来仍去继续投奔中医。敬告读者老爷,我现在的尊眼除了看书看报有点差劲之外,对于其他,看啥都行。看电影,看电视,尤其是看女人,无不得心应手,而且开起汽车来,更为灵光(如有仁人君子送我汽车,只管送好啦,不要客气)。-----中医中药是中国传统文华中最优秀的弃儿,被丢在阴暗的角落,一面任它自生自灭,一面嫌恶它为啥不去上学堂呀。中医之所以没有经过整理,大概是学医的中国同胞,都立杆见影地要挂招牌,马上赚钱,很少肯在不能马上赚钱的药理上下工夫,遂使弃儿一天比一天骨瘦如柴。再熬个几十年,如果仍没人伸出援手,中国这个优秀文化结晶,恐怕要从地球上扫地出门,这不仅是中国的损失,也是人类文明的损失。$ Y4 H- V% b8 U' B9 W5 c2 V
不科学是中医的严重的致命伤。有时侯看见有些中医老爷,口中念念有词,不象是治病,倒象是一位巫师在做法场,真能使人跃跃然想动脚踢其屁股。但事实上中药有其潜在的科学结构和科学原理,只是我们还没有弄明白那结构和原理的真相。傅斯年先生因为家人被中医治死,以致恨中医入骨。可是被西医治死的人更多。呜呼,凡是反对中医的朋友,包括傅斯年先生在内,几乎全都死在西医之手(除非老天保佑你,掉到河里淹死,或被汽车撞个魂归离恨天),却没有人反对西医。
& e! x$ d" j7 m9 w% Y柏老就知道至少有一位洋大人对中医佩服得五体投地。提起此人,家喻户晓,乃美国前副总统洛克斐勒之父,第一任石油大王洛克斐勒之子,老勒克斐勒是也。想当年老洛害了眼疾,以他的银子,自不必像柏老一样发愁进当铺,可是再多的银子也治不好尊眼,走遍了英、法、德、奥。最后垂头丧气到了中国,中国朋友就用一种不值几文钱的草药灌之,本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理,料不到竟灌得他重见天日,使他对这个古老国度的医药,吓了一跳,就在北平建了一个迄今闻名世界的协和医院,专门研究中国医药。可惜的是,协和医院每天忙着看病,看病可以赚钱,而研究却是肉包子打狗。----”$ |6 B, p% G# h( P& w; A
柏杨先生提到的协和医院研究中药的事,不仅是“肉包子打狗”没了下文,而且,据赵洪钧先生《近代中西医论争史》介绍,1925年初,在中国人做了协和医院的院长之后,孙中山大总统因患肝癌在协和医院住院治疗,由于治疗效果不佳,有人建议他服些中药看看,竟然因为是西医院,不允许用中药,只好从协和医院搬出来,搬到铁狮子胡同去吃中药。在具有西洋科学头脑的中国人眼里,中医药向来是上不了台面的,形同巫神。然而,通过这次SARS瘟疫之后,我们应当开始清醒了。恰如邓铁涛教授给本书的题词所说:“历经突发的SARS之战后,世人开始正确认识中医。”
1 E4 ~* U6 \8 d6 x  O邓铁涛教授说:“SARS对于中医西医都是个新问题。在SARS一战中,中医药发挥了无可取代的效力,受到国际卫生组织两位专家的称赞,认为值得研究推广。现在SARS虽然过去了,但仍然有人怀疑单纯中医不能治SARS。请先看看SARS的死亡率:全球11%,香港17%,台湾27%,中国大陆7%,广东3.8%;广州3.6%,这一数字是全球最低的。广州与香港地理气候、生活习惯都有可比性,为什么差别那么大呢?其差别在于有无中医参与治疗。香港卫生署经过2次到省中医院调查,确认中医的作用,最后请广东省中医院派2位女专家参与治疗SARS严重的患者及新病人,并一再延长预定的留港日期。”
* G  }. w, i: H* r5 ~( H新华社日内瓦6月23日消息:世界卫生组织23日在日内瓦宣布,正式将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从爆发非典型肺炎(笔者按:世界卫生组织在3月中期就将本病命名为SARS,“非典型肺炎”的名称是中国的地方特色,属于不规范的称谓,这时的世界卫生组织是不会使用“非典型肺炎”这个称呼的,新华社记者只是在沿用中国的“土名”)疫情的地区名单中除去。公报说,到6月22日香港已经连续20天没有新发非典型肺炎(SARS)病例出现,从而具备了从非典“发生本地传染的地区”名单中排除的条件。在香港,人与人之间的传染链已经被截断,当地居民和国际旅行者感染非典的风险正在消除。世界卫生组织高度称赞香港的防治措施,它说,从发现第一例非典病例开始,香港政府就向公众和媒体提供了公开、真实和充分的相关信息,香港出色的科学家、传染病专家和医生在追踪传染线索、鉴别病原体、研究诊断试剂和制定治疗规程方面作出了贡献。由于采取了这些措施,香港现在能够控制病毒的蔓延。: w# m: {" s$ u+ U* V
2003年6月24日,世界卫生组织撤消对北京的旅游警告,将北京从疫区名单中删除。
1 Q0 _) ], I  y8 V. p' u/ r$ M& L

点评

《中医群英战SARS》 ——SARS与中医外感热病诊治规范研究 2005年,中医古籍出版社出版 主编:曹东义 序 2003年的春天是一个极不寻常的春天,一场史无前列的瘟疫——SARS突然袭来。正是在这个春天,我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2-12-3 07:55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曹东义 发表于 2022-12-3 07:49:26 | 阅读全部
陈家功:非要说道说道,疫情还是疫病?
, m/ b# g2 d) W0 C( u; x7 [$ b陈家功2022-12-02 10:59:34来源:第一健康报道$ L# L6 i2 \7 I! K: e; o2 b7 Y
3 [  J/ {7 p1 j6 p+ J. X$ @
      传播正能量 创造新价值;第一健康报道——健康中国新闻发布与传播平台,专注新时代健康品牌建设与传播,是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公开表彰媒体。
  c8 N7 K8 Z' L. |0 a) [3 [7 h: {# C$ B$ {, g6 M- k
聚焦健康中国 疫情与疫病(第一健康报道北京 作者陈家功)9 Z* M) d. [& [. Q) |9 D
# _9 w( t2 x; F$ R

* }- q" V% ]( k$ P
" b1 ^; t$ ]1 I- P' g爱因斯坦说:“你无法在制造问题的同一思维层次上解决这个问题。”---题记
9 g. I3 @- w* C: H' o
6 N+ ?6 q; ]7 o! {! e. W( J                                                                               S: H+ E* t: ?2 S0 p; [  F

$ X8 W; Z3 ^3 r( t- r% H. i当前,新冠疫情波及全国大部分地区。面对越来越复杂严峻的形势,笔者认为,弄清楚一个基本问题很重要,这就是何谓“疫情”?或者说“疫情”的标志是什么?7 N6 S5 n) w- n+ F# i( G) p0 q
0 ~1 r7 N- T* v4 o# _' T

& B0 e1 q$ G: I, Q' n2 H6 x3 A: v; Z2 Z; c  S9 `. ^) k
图片1.png0 b1 ~* F7 Q' r) D

+ [* f' n8 m3 |/ P, e本文作者
" G3 F5 N" Y- h0 D8 y' @- R1 L3 P7 K) R* m6 C% ?1 @( D6 l6 s
# C, I+ u$ t( Z
3 R# o+ `( W' [& Y# y- ]8 z% Q; j5 i
目前众所周知的所谓“疫情”,是西医学话语体系给出的解释。4 h7 X& }/ B% ~* @/ t, u5 m  M& v
3 N6 u" H4 v- k2 d" A" h
; n. |+ B. G2 k6 u" V

2 ]6 E5 i  i% M$ j: O' v4 Y时间回拨到2019年12月,武汉出现群集性肺炎;2020年1月初,西医学对此的解释,致病的病原体是新型冠状病毒,并且认定其具有人与人的传染性。新冠疫情命名,由此确立。
5 x- x! `  P9 X' w# A, N" d: z" R2 Y+ T1 g

' v1 h: o+ |9 c8 D
6 w  T, r# f! [8 i疫情,指的是发生了“疫病”传染与流行的情况。疫病,通常指流行性急性传染病,即疫疠,泛指流行性的传染病。其特点,具有病原体、传染性和流行性。
% j; p; c, [/ }  v, p9 T2 H& X: ]! r, Z; s$ ~

/ P- U/ U1 y: }, O( Z
, M) o8 I, B0 |7 T. x& c疫病的发生,是体质与病原体,即内因与外因相互作用的结果。病原体,是致病的外在因素,只是引发疫病的必要条件,但并不决定必然发生疫病,因为只有体质因素才能决定一个人是否被感染、是否发病。0 u! t' v1 W# ^4 |
$ w* e8 K5 N; |0 S5 x

" l. }, u( N, M: m. f  v/ Q* D. l) q$ X; [
疫病的诊断,除了具备普通疾病的依据外,还需要具备流行病学调查的依据。普通疾病诊断的依据包括症状、体征和辅助检查三个方面。疫病的病原体,则是辅助检查给出的科技解释。9 O  q2 Y+ W( d4 W" f8 [
9 b. }( o! \2 y7 a$ j

, x0 b% C0 H6 \; \8 y
) t/ |4 ]. l( m2 b6 M9 u疫情的研判,需要设定一个标志,以此界定什么是“疫情”,哪些情况不应该属于“疫情”。问题是,这个标志究竟是选择“疫病”还是“病原体”?答案不言而喻,当然是“疫病”,而非“病原体”。事实上,疫情的界定与划分,是人的一种行为,选择“疫病”作为疫情的标志,也是西医学理论自己制定的规范。3 h8 j7 Q. w/ i) s, t" F3 u

/ D6 x2 V$ k1 b$ C- |$ y
1 v& n5 }6 E4 ^& \2 K6 L/ W  d+ Y0 H+ C4 c
src=http___inews.gtimg.com_newsapp_bt_0_11325296112_1000&refer=http___inews.gtimg.webp.jpg- X0 p1 S  o$ U3 N; U# B% M
  S9 k) o& v& q+ x5 S

5 L  ]" [- L' y' Z0 @& X& p: a& r) H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我国将传染病划分为甲、乙、丙三类共计40种,明确规定疫情的标志是“传染病”,而不是“病原体”。6 F5 x8 S' `) R- Q$ x* P
9 M8 h3 v* ?4 F4 V, _! g* w1 Q
& B) U* r* X+ F6 y) n; _# f

* A+ Y) s: U, T1 }5 [新冠疫病,被定为乙类传染病,按照甲类管理,符合传染病法规定。但是,三年新冠疫情的防控管理,不知道依据什么,将疫情的标志改变为“病原体”——新冠病毒,这显然违背了传染病法。
& o& k  X$ u2 f7 n% q: @
" D2 b# k8 [  B' J# H* R3 \9 D3 z9 E5 ]. R8 |+ Q+ [, A( V& Q
( |$ G3 D) M* P% b5 ~( `
病原体——新冠病毒,只有通过引发疫病伤害了人体健康,才构成直接的社会危害。尽管新冠病毒具有传染性可能引发流行,如果没有引发疫病,就不会造成直接的社会危害,显然,新冠病毒的传染和流行与其危害社会并不能够划等号。事实也是如此,无症状感染者,尽管携带新冠病毒,却并没有中断或明显影响其正常的生活。8 J, V1 i" K/ }

5 k/ j9 D4 I* Y4 }0 L9 E/ @4 g6 B6 {- y3 f# m; w/ m0 X& P- l0 F5 V

8 v4 V( w  h9 Q新冠病毒,肉眼看不见,是科技手段检测出来的,相信了科技才相信新冠病毒的存在。如果以“新冠病毒”作为疫情的标志,那么,新冠疫情则是科技检测出来的,这就意味着,没有科技就没有疫情。显然,这与事实依据、经验依据和历史依据是矛盾的。此外,以“新冠病毒”作为疫情的标志,前提是,新冠病毒这个外在的单一因素决定了新冠疫病的发生,这个前提设定,忽视疫病发生体质这一内在因素,是不成立的。不可否认,新冠病毒对社会的威胁是其具有传染性,但是以此为理由,将“新冠病毒”作为疫情的标志,貌似有道理,其实也说不通。因为,按照这一逻辑,则是将可能性偷换为必然性,自然是荒诞的。或者说,传染不等于致病,如同违法不等于犯罪一样。
: \+ N0 u' v9 A3 l' {$ A$ r2 Q. e8 B: Z  b4 D; x

- c% s; }, f) Z" R+ Q% F& y
5 d/ ~) i0 r' H/ H3 ?% Z如果以“疫病”作为疫情的标志,无症状感染者,则不需要按照“疫情”管理;而以“新冠病毒”作为疫情的标志,疫病与无症状感染者,就要按照疫情管理。显然,以“新冠病毒”作为疫情的标志,势必扩大疫情防控管理的范围,由此不可避免引发和加重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 H; d, @2 A5 t+ F/ V) s9 i, i
5 d3 A* N, j( Q) e* H7 J9 x/ g
1 e, h2 j) K; l2 H6 i1 M: z2 J% Q; Q- @2 [' N8 f
“动态清零”指导思想是正确的,但是,如何实现“动态清零”,一直存在两大分歧和争议,一个是,判断“动态清零”的标准是什么,即选择“疫病”为标志,还是“新冠病毒”为标志;一个是,选择怎样的防控策略与路径,即选择行政被动管控,还是鼓励全民主动参与,或者,选择西医学技能措施,还是中医学观念方法。三年新冠疫情防控管理,选择的是西医学策略与路径,举国体制实施全面行政被动管控,以“新冠病毒”为防控标志,当前疫情复杂严峻形势,难以说清楚与此“疫政”没有关系,但与“动态清零”无关。# e8 t& p% l) L  U, v' u
' \* C( q4 h0 e& |6 h9 f5 r

. V* t  b  p2 Z: H3 a9 L& V7 |$ O, z- T# r" ?+ p% s
因此,以核酸检测阳性——新冠病毒作为疫情的标志,是科技迷信的产物,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一个根本性的错误,一个三年不被揭穿的错误。' M3 N! {& H9 f: _

- w3 a! Z: W1 V5 T* e% n% l2 j8 u0 t! L
6 _1 R0 ^) W$ q. k& n
笔者认为,之所以将核酸检测阳性——新冠病毒作为疫情的标志,是因为相关决策部门执迷于西医学话语体系而不悟,从而人为地扩大了疫情的范围,于是才出现当下如此“严重” 的疫情。选择了错误的疫情标志,才制造出所谓“疫情”的泛滥和社会的恐慌,诚非疫病的本身。
, y8 Y; I  M+ K; {; d" G& p: g; U
8 G8 ]" A# T6 a( e
- `! i9 l, _% D' @* x; }, c8 R' d" Y$ n- {7 ^1 n
疫病,是不可否认、不可改变的事实,疫情,则是人为界定的。认识、化解当前复杂严峻疫情防控形势,需要突破既有“科技迷信”的思维定势,深刻反省“疫情”界定的标志问题。
) w% S2 _/ q' G# h5 i& w, Y. P2 N5 q! i5 {& C

2 U& @$ F9 ~8 ]) r
1 \" c  w) H0 W有识之士呼吁,当务之急,相关决策部门应尽快依法给出何谓“疫情”的正确解释,确立正确的疫情标志,纠正错误的“新冠病毒”疫情标志。否则,我国的新冠疫情防控管理,极有可能深陷泥潭而难以自拔。' ?* ]& y! M5 k- u
1 O; q* e% ^4 ?8 Q
* L3 y6 z/ ?  Y" ^

3 k6 `3 k+ h) K# t作者简介:; K* g4 l0 s7 p4 H7 V" d! k
* I/ c3 D3 i) a7 B
陈家功,男,1962~,辽宁普兰店人,中医学本科毕业,中国哲学史学会中医哲学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社会科院中医药国情调研组课题编外研究员;多篇文章发表于《自然辩证法通讯》《中医药文化》《中国中医药报》《经济参考报》《第一健康报道》等;现为瓦房店陈家功中西医结合科诊所主治医师、中医执业医师、西医执业医师。) {' E& S! n: a

# i  @' g% _9 r# ~, b4 L! C
3 Z# A) F+ p  l$ q* B) z/ b: T
+ n9 p; B# I) ~5 [) N3 p(责编 秋时雨): [/ T( T! V  `% }9 }" V) X* R7 s1 _

  {0 F. m  l; j3 b+ h3 t! U
* {8 A3 ^* b7 ]2 i/ F1 B4 g关键词:疫情疫病传染病法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曹东义 发表于 2022-12-3 07:55:48 | 阅读全部
曹东义 发表于 2022-12-3 07:48
3 q$ t$ o" E8 V5 h3 Y! P2003年的资料如下,公共大家参考2 e% f, s) p- {4 @
资料引自曹东义主编的《中医群英战SARS》2006年,由中医古籍出版社出版
0 b: u3 o- k# a: h0 z3 f ...
+ _3 n" d% H! o& M) M$ r1 N
《中医群英战SARS》" k: Z, I" d: x! p

; N% ]# q+ ]0 o& Z. L" ?——SARS与中医外感热病诊治规范研究& R" _) _6 @$ O- s, s( F: u4 `

# s) k6 K5 }5 N& ~9 T1 c( Y9 h! D' b  r' ?6 l$ ~0 w
2005年,中医古籍出版社出版
0 m0 J+ G" |5 ]" \- S主编:曹东义0 s/ F7 l# A! }+ t2 H9 l

; v* W% k  |9 l0 n) S
* X9 b" z/ F; S- ]! l8 `' y' W7 B6 D) V$ U2 x1 z/ b# l
2003年的春天是一个极不寻常的春天,一场史无前列的瘟疫——SARS突然袭来。正是在这个春天,我从唐山调任河北省卫生厅厅长。上任伊始,就紧张地投入到抗击SARS的战斗中。' H1 W1 G( g7 ~8 o
河北环绕京津,是首都的“护城河”。这一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我们责任的重大和使命的神圣。如果河北不保,疫情蔓延,后果不堪设想。本书《挺起胸膛,保卫心脏》一节,恰如其分地描述了在燕赵大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河北省委、省政府领导的正确决策,反映了全省广大医务工作者特别是中医药人员可歌可泣、可敬可佩的英勇事迹,记录了难以忘怀的历史瞬间。尤为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直面历史、直面中医,阐述了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中医药不可替代的历史作用,启人深思,耐人寻味,为更加有效地防治SARS等重大传染病开山辟道,埋石铺路。从这个角度说,这不仅是一部总结性的著作,也是一部开拓性的著作。
) G  C* \+ X+ Y/ q- f本书主编曹东义教授,20年前受业于中国中医研究院余瀛鳌研究员,获硕士学位。到河北省中医药研究院工作以来,先后主持多项课题,关于扁鹊秦生平事迹的研究获得1993年度省卫生厅科技进步一等奖,研究报告《神医扁鹊之谜》获2004年中华中医药学会优秀著作奖。他的论著《中医外感热病学史》和他主持的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科研课题“外感热病诊治规律研究”,引起广泛关注。为完成这部著作,他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与心血,同时也得到了著名中医专家邓铁涛、任继学、朱良春、李浩教授,著名中西医结合专家李恩教授,著名医史专家李经纬研究员,著名中医文献专家余瀛鳌研究员和著名中医发展战略研究专家贾谦研究员等学者的高度评价。在本书即将付梓之际,其索序于余,故读其书,感其事,嘉其成,是为序。6 V$ P& _# z6 i; c6 c, g, }
1 K( k% S* G) l# A
                               王玉梅8 L" }  W& a" o" f6 f2 e
                               2005、8、25
; y, P, r* C2 _) q# `2 c6 ~4 `  o* I" V6 @( Z
名家点评# q# {1 y5 c+ v, S, P
广州中医药大学邓铁涛教授点评意见:: @" D3 I/ f' V
中医药为中国防治SARS作出了重大贡献。对于这一段史实进行认真总结和反思,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 p, v7 I( l; }( _" W& ]本项研究分“史实篇”和“思考篇”,根据大量资料,完整地勾勒出SARS疫情的经过以及中医药在防治SARS中发挥的作用。“思考篇”则汇集了各地中医防治SARS的理论和经验。这些从实践中摸索出来的知识,经过系统整理后对中医药学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P! u, m  ?) G7 A5 D* |
研究者又结合外感热病史的演变,对SARS的中医认识提出了有意义的见解,建议将伤寒、瘟疫、温病融合为外感热病学,这一设想十分可取。
3 Z  X0 G, b8 u3 ^' A( L1 @3 R/ N无论是在史实整理,还是在对中医SARS治疗认识的综合整理方面,本研究到目前为止都是最全面详尽的,就此引出的思考也很有见地。研究达到国内外同类研究先进水平,应予通过鉴定,并建议申报奖励。
& W  S% [6 J+ I; n/ F2 u" s& Z南通朱良春教授点评意见:
; v3 D7 C: v% U3 v: n* h$ x0 o8 j1 c曹东义教授主编之《中医群英战SARS》书稿,是一部展现中医参与抗击SARS完整、全面的记录,也是通过实践融汇综合形成的《中医外感热病学》的奠基之作。书中搜集了大量客观、生动的资料,以具体的事实来证实中医药不但是能治疗急性热病,而且疗效是卓著的。有力地为中医扬威,为国争光,让中医药更顺利地走出国门,为世界人民健康做出更多贡献。
4 T# Z( n* }4 H! Y; b. Y  s9 a  q% H书中对中医热病的源流、病因、论治等方面的论述,是中肯的、客观的,并且具有前瞻性的,为提高中医外感热病诊治水平提供理论依据,对中医药剂型改革,起了促进作用。
5 s% n+ _( G- }7 d- r& t5 v4 \此书之出版,将对新的《外感热病学》的形成与发展,起着巨大的作用,为弘扬中医学术,作出了不可磨灭之贡献!  [! o! ~. [" _) s1 O- F
长春中医学院任继学教授点评意见:5 e& _! |: J+ B' J
本课题设计是以“史实篇”和“思考篇”两部分。“史实篇”从中医的历史发展陈述了中医歧黄学术是活人之术,从《内经》到《难经》,从解剖到理论,阐述了中医不断发展壮大的历史过程。“反思篇”展示了中医既能治疗传染病,又能治疗疑难杂症的能力,同时也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科学评价。历史证明中医学术继承发扬光大,为世界人民健康服务的事实。) g3 c8 J! r- ]- ?$ t
该课题研究资料丰富,史料真实,论证可信。传承中医治疗未病的病因病机,辨证论治,急救方药,使中医代代相传,具有深刻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对于中医事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9 d+ K( |% P2 O3 T; b2 w; J建议要有系统性,完整性、有些史实要进一步调查研究,获得第一手资料;有些政策的把握要进一步准确。有些观点还应进一步研究确定,如“某人是一个了不起的人”,这种提法似不恰当,缺少原则性。应当把共产党员的形象写实、写准。
/ f3 \3 \. I' N5 A3 b1 r" |科技部中医发展战略课题组长贾谦研究员点评意见:% w1 f5 C% K7 d- {: h: L
由河北省中医药管理局立项,河北省中医药研究院主持的科研课题“SARS与中医外感热病诊治规范研究”课题(课题编号:0398)的总结报告《中医群英战SARS——SARS与中医外感热病诊治规范研究》,分“史实篇”与“思考篇”两部分内容,共计40万字左右,“史实篇”客观记述了SARS疫情的发生、发展过程,特别是对广东省中医界如何采用中医外感热病理论指导临床防治SARS,进行了经验介绍。在此基础上,“思考篇”从中医药发展战略的高度,揭示了中医整体观和辨证论治的现实意义,以及中医在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中不可替代的作用。
, O0 b1 t! y4 b8 R# o本项研究选题针对性强,研究目标明确,资料丰富,数据可靠,研究成果有相当的深度和广度,在国内首次较全面系统地对我国SARS防治,以及中医诊治规范进行了深入探索,并提出了一些中肯结论和较新观点,为国家及相关部门汲取SARS防治的历史经验、制定和完善相关政策提供了参考与依据,特别是为国家将中医药纳入重大突发疾病应急系统有重要参考价值,是一份难得的有实际价值的研究报告。可以说,这项课题完成得相当好,同意通过科技成果鉴定。4 ?$ X% f0 a1 x  k' c+ A: M
中国中医研究院医史专家李经纬研究员的鉴定意见:
/ h, t! m) ?; `- u4 dSARSA于2003年春突袭,以病因不明,治疗效果不佳,死亡率高,在人群中迅即形成一股恐惧心理。特别在初期,中国医疗所积累的丰富经验一时还难以发挥作用,使治愈率与并发症均不能令人满意。在中西医结合、中医较广泛参与后,上述情况发生了明显的转变。治愈率提高了,并发症降低了,从而得到了国内外学者一致好评。# D2 h" h8 x6 K& C
《中医群英战SARS》之研究,忠实调查研究,客观分析综合,求实总结经验,认真反思教训,对SARS流行,被控制,以“史实篇”和“思考篇”,两大部分进行了令人信服的论述。资料翔实,分析研究客观,给我们当代乃至后世提供了非常有益的参考资料与有价值的借鉴。他们对SARS的研究,是很有见地的,成功的,应当给予充分肯定,并通过科技成果鉴定。5 S# |5 x4 w9 h! E% H6 a8 u
中国中医研究院医史文献专家余瀛鳌研究员的鉴定意见:, x; r- v5 C+ f1 Y$ p' ~
由曹东义主撰之《中医群英战SARS——SARS与中医外感热病诊治规范研究》堪称是与时俱进之现代疫病专著。它体现了中医药学重视学术源流变化,突出临床疗效,阐析当前所客观存在的学验思辨概况。而全书的主旋律,又是以论析SARS等病证的规范研究。作者表述了历代对有关疫病的证治特色及优势,复能结合当前现实应用、需求与发展。应予肯定的是,撰论符合史实。作者能站得高、看得远,从总体构思进行分析、讨论。; j5 L8 r) M+ Y7 h3 z$ b
书中面对SARS的病证所属和中医对SARS在辨证结合辨病的认识,对“寒温统一论”,和伤寒、温病、温疫的病证特色和区别要点进行了阐介。尤为重要的是,全书将中医学术思想密切结合临床实际应用。故在学术性、规范性、实践性和传承发展与实际应用方面,均堪称达到了国内外先进水平,具有申报奖励的优越条件。" I$ j! @" G% k) U9 A
河北省中医药研究院李浩教授点评意见:
2 g6 l8 N$ ?% @8 H# Y, \& |/ v4 U人类与SARS的艰苦斗争虽然告一段落,然而尘埃落定之后人们仍然没有完全看清瘟神的真面目,还有许多待解的难题等着人们去攻克。禽流感、艾滋病的猖獗蔓延,也证明瘟神并没有走远。在中华大地上苦苦探索、奋斗了几千年的中医学,在SARS瘟疫的考验面前表现如何,值得学术界认真总结和深思。( U& A! [& k: ^' f. X. A# H
曹东义教授承担的这一课题和课题的总结报告《中医群英战SARS——SARS与中医外感热病诊治规范研究》,以大量的事实记录了难以忘怀的历史瞬间,再现了那不平凡的艰难岁月。尤其可贵的是,作者能站在全国、全世界的大棋面前,从战略的高度,深刻思考中医学的历史价值,而不是仅仅着眼于局部的技术的得失问题,思其所以得,也思其所以失,着重阐述了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中医药不可替代的历史作用。作者把自己对历史与现实思考的体会奉献出来,供后来的人们继续研究,不断总结、反思,以有利于形成新的见解、理论,有利于将来更有效地防治SARS、禽流感等新旧瘟疫。
5 `7 s2 \* V. m* n% q" E综上所述,这不仅是一部回顾性的研究,也是一部开拓性的著作,填补了有关研究领域的空白,达到了国内同类研究的先进水平。同意通过鉴定,并申报科研成果。
3 O8 `7 S' v( l8 I0 _5 ~8 C河北医科大学李恩教授点评意见:
! G. Q1 x$ A  K5 h/ F4 Y* S1 z7 l曹东义主编的《中医群英战SARS》,是在河北省中医药管理局立项课题“SARS与中医外感热病诊治规范研究”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外感热病诊治规律研究”课题立项之基础上,总结撰写的一部创新之作。全书分《史实篇》和《反思篇》,用辨证的唯物史观记述和总结了2003年在我国发生的SARS历史以及中医药学在这场与SARS斗争中显示出的历史地位和作用。全书具有详实的史料性、政策性、科学性和创新性。
! q, ?6 K) @/ p《史实篇》回顾了中医在与瘟疫病斗争的历史,在此次与SARS斗争中谱写的新篇,使医学界和社会上认识到中医在新的历史情况下,仍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弘扬了中医学,也显示了中西医结合互补的优势,提高了中医药学的地位。
" h5 i8 U: T2 j. @& k% X" B/ x中医药学是以传统文化为母体,其生存和发展带有很强的政策性,在此次与SARS斗争中,也不可避免地提出来了,该书做了客观的反映。# x0 J% y* X, n* n0 f8 B/ ?# ?
该书科学地总结了中医药在防治SARS斗争中的宝贵经验,体现了中医学“天人合一”的自然观,“形神统一”的整体观,“辨证论治”的治疗观的特点。对于当今整体医学的发展将起到示范作用。
; ]- i3 j7 d) V+ m) g0 f全书从科学发展观将传统的广义伤寒、瘟疫、温病的内在联系加以融合,提出“中医外感热病学”,在医学发展新的历史时期,中医将会再现一次辉煌!

点评

序 3 名家点评 4 引 言 10 史实篇 12 序幕:瘟神与人类的战争 13 第一章:瘟神偷袭广东 18 瘟神发难十面埋伏起烽烟 18 吕玉波说最难忘怀属当初 26 广东经验促成中医介入 31 第二章:高高挺立的中医 39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2-12-3 07:56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曹东义 发表于 2022-12-3 07:56:28 | 阅读全部
曹东义 发表于 2022-12-3 07:55
5 ^0 O- `# t# d0 ?& _$ t《中医群英战SARS》) D: h+ P8 o" u1 p0 _% i; Q
: B) |0 H. q' D" ?& E! s
——SARS与中医外感热病诊治规范研究

' v3 Q, i7 I* U) m  T+ Y6 h/ |0 N: k4 n) W( Z" c: x
序        3
& k( ]  w+ h' E! z3 G' b: T名家点评        42 k; }! {  o2 q0 v% ?
引   言        10
7 L9 C; K% l" u. |6 O0 ~+ x史实篇        12) T4 z- @2 C$ T% M
序幕:瘟神与人类的战争        13. \/ L  b5 u/ `& D
第一章:瘟神偷袭广东        180 {: N5 K5 d6 R4 f8 {, l  \$ J5 Q4 u
瘟神发难十面埋伏起烽烟        18$ d5 Q  g" K/ E4 b
吕玉波说最难忘怀属当初        26' S. X- Z/ @& a/ A" E5 K
广东经验促成中医介入        31( F0 p+ `3 n8 r
第二章:高高挺立的中医        39$ b9 N" K" o. r* y  q3 S. c
中医的一段屈辱历史        40
7 w3 T# I. p& Y0 h. |禁用词语大笔一挥救中医        46
2 P1 Z) C% o: L6 J: ~邓铁涛论正确看待中医        52
& n  R3 d1 i1 L8 F+ E9 ^. b' V为中医完整体系而守侯        58" r" e& s6 e5 |8 H% u/ C5 I9 r7 \
向中央为中医参与请战        62/ Y' c. @8 @8 [% V& ?6 [* i
可资借鉴的石家庄经验        70
) A( Q/ R, a0 M: j第三章:燎原北上        766 M) B, E+ }, d! r/ i: e
疫情如火考验疾控能力        768 P* c  Z7 T7 V9 N* L5 X% m7 @
张文康根据什么断疫情        93- z/ L" C0 C$ m2 n; @& S" w
新一届政府的快速反应        113% e1 [  x- V& ], Z3 n6 F4 h
第四章:奋起反击        123
1 E7 o1 X% G, F中医药进军主战场        123: D4 g( W& B2 V- T* Z' m( m
紧急启动中医科研        132
; N4 \2 J" ~# T* Z( v( _& k中医群英献方献策        144
, v, f! x8 m" e. {0 C挺起胸膛保卫心脏        215/ i2 k, [9 |" l+ b: w5 W
第五章:胜利会师        222
* S3 N& }+ M/ j三军会战小汤山        222: v9 W1 _* U  O" U' ~
流调与出师香港        230% \* S$ k0 @3 k
中医会师京东宾馆        2398 [! B7 g- V- z: U  ]) S
收获香山科学会议        268
1 q9 {, V" ~6 z反思篇        277
6 j: H& v: b3 b4 y0 R) N; c第一章:SARS过去,中医收获了什么        2779 N0 x; m) q2 y, o0 ]4 m
展示了中医界群英荟萃时代形象        278$ M/ i& }5 Q+ y: `8 S) Y2 C. v! a% }# U
再次突显中医热病辨证治疗特色        280  L9 r' d4 [# e- X/ s: m1 K
收获世界卫生组织认可的科学精神        282
: |5 y4 v$ n$ Q$ w1 s蕴育外感热病理论寒温统一的突破        2872 h; Q; x) L! d
第二章:SARS促使伤寒温病统一        290. Y3 y- [& ?- ?- W7 l( Z
《素问》热病是最古雅的名称        291
1 T- d' u/ a5 Y: e8 {; ]8 B广义伤寒学说的历史价值        292
2 s6 ~5 V' M' h( n6 E6 S温病概念广义狭义的演变        293% [/ ?3 I0 F: i8 H4 T
寒温论争的关键在于解表        294
4 b/ g) _! B) S; ^/ Z统一热病学说是我们的任务        295
6 w) b  o5 G: ~' }( {1 N! i第三章:SARS的中医病因如何求        297' Y1 h0 \+ Q) H/ A
疫气只说明热病的流行性        2976 w) E0 j/ @: n" ?  l+ b
伤于寒只是热病的诱因        298' V  g! q& {) O/ O
温热邪气说源于辛温方难用        2999 u" @" R) L# N; L& U
毒疫之气共同构成热病病因        3014 r4 O/ L% _9 ?
第四章:SARS按什么规律传变        303
. M. g4 t+ j. F# H张仲景六经分证及其演变        303
2 Z. r1 |2 \7 h. a' W4 Y后世论传经现象的不同学说        305
1 w+ w" Y- K; c2 ?9 d明代吴又可论疫有九种传变        306& R8 w  W: R' o% R+ c
温病学派卫气营血和三焦传变        307
6 L7 B2 |% }5 v* t. t第五章:阳郁为热是热病的共同病机        310
) f+ H" X$ c# P' Y外感热病包含的病种多而复杂        310
$ j8 G/ e6 W( q伤寒与温病是病种还是证候之差        311. ~& G" w: ~4 f+ L. ]9 Z
郁阳为热是伤寒温病的共同病机        313
6 ]0 ~, |  q4 `! G- E炎症反应是热病共同的病理基础        314- P, H. _& D" V$ X. p
中医治疗热病主要靠宣泻郁热        315
2 m& ], s- _4 U# e- B7 @$ U  ~0 \第六章:SARS应如何辨证        3163 W: ]9 x% c  ?% k$ d. q
万友生八纲统寒温        3160 R; a; [$ p' g. L/ I
杨麦青以伤寒统温病        317% c) r: ?1 P1 a* R
邓铁涛寒温统一辨证        318
, E5 N/ U; h, S3 v- T1 @试说五级病证诊治体系        320+ O! S! V. c; `9 r# U
第七章:SARS应如何治疗        324
/ ~4 S/ ~# r/ |5 i1 A$ M5 r# G5 E《素问》汗泄两法治热病        325
$ Z8 z: p! E9 y9 l& y8 W- }华佗“六部三法”治伤寒        325& q& X- N( B: C9 p( \# y# `2 ]
仲景未谋辛凉解表面        326  ]( f5 Q! b( i# P
历代都说辛温解表难用        3271 ^; N6 c8 P* h# ]4 W$ {9 d5 ?
达原饮试图直达膜原        328
4 ]4 u% S0 h3 A辛凉解表催生温病学派        330

点评

引 言 《中医群英战SARS》,是河北省卫生厅、河北省中医药管理局立项的科研课题“SARS与中医诊治规范研究”的总结报告(课题编号0398),也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立项课题04-05JP07“外感热病诊治规律研究”的前期基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2-12-3 07:57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曹东义 发表于 2022-12-3 07:57:06 | 阅读全部
曹东义 发表于 2022-12-3 07:567 `$ [* d7 \7 K. g0 S4 _
序        3
5 z& ^* b' q# k* F, P$ W: b名家点评        4# x) A8 N; K* U3 e( v9 E, t: p
引   言        10
+ a. K1 a8 M8 p# K8 r3 A
引   言
1 W1 p8 T" o* H《中医群英战SARS》,是河北省卫生厅、河北省中医药管理局立项的科研课题“SARS与中医诊治规范研究”的总结报告(课题编号0398),也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立项课题04-05JP07“外感热病诊治规律研究”的前期基础研究工作。该课题报告分“史实篇”与“思考篇”两部分内容。7 x, C. u* d: z& O; C7 j
“史实篇”力争客观地记述SARS疫情的发生、发展过程,尤其是力图真实地再现广东省中医界在疫情的初期,如何运用中医药的外感热病理论指导临床,取得良好的疗效;因为广东中医的经验既为全国中医界参加非典防治提供了借鉴,也教育了那些不了解中医、不让中医参与治疗的人们。中医、中西医结合治疗非典的良好效果,受到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的好评,向世界展示了中医药在治疗急性传染病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广州省中医院的专家应香港医管局邀请赴香港帮助他们治疗SARS患者,开创了一个向香港成功展示中医药的先例。
' e/ u* z& ?, j/ W, w9 y5 ^7 j在SARS燎原北上,华北疫情快速蔓延的时刻,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疫情不可避免地蔓延?当时只强调“以科学战胜非典”和按《传染病防治法》定点治疗非典,中医药的重要作用未被充分重视,中医药难于参与非典的治疗,在中医界的呼吁争取下,终于引起了国家最高领导层的重视,从而出现了中医人员纷纷进入主战场、献方献策和SARS患者大规模服用中药的局面;由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视科研和紧急启动了“多中心、随机、对照”治疗SARS的科研项目,终于使中医药的突出作用,赢得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成了我国治疗SARS的特色和最大的亮点;书中以大量的原始资料反映了党和政府在抗击SARS时的正确决策,同时也部分地反映了现代医学取得的成就;记述了广大中医、西医、中西医结合工作者许多典型、生动的感人事迹,留下了一段鲜活的历史。笔者试图结合事件的发展过程,对中医药的历史作用进行再认识和给予符合历史唯物主义的评价,为国家将来制定相关政策和汲取SARS防治的历史经验,提供参考和依据。
5 ~& m, C7 l, h6 Z0 ^+ e1 p“思考篇”集中反映作者站在全国大局的立场上,总结中医药的整体收获,提出了SARS战役展现了中医药界新时代的群英形象,揭示了中医药在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之中不可替代的作用;再一次突显了中医外感热病辨证治疗的独有特色,中医理论一直有着巨大的生命力而不是“陈腐玄虚”;通过SARS之战我们收获了世界卫生组织认可的科学精神,中医的治疗经验决不是“偶合幸中”; 通过SARS之战,蕴育着中医外感热病的伤寒与温病学说融合统一的理论突破,将为提高中医外感热病诊治水平提供理论依据。作者根据自己对外感病的研究,并根据中医界在治疗SARS过程之中出现的问题,比如,SARS应当属于中医传统的哪种疾病?属于温病、瘟疫,还是伤寒?伤寒与温病的区别,是现代医学的病与病的区别,还是发病特点、证候类型的区别?今后如何辨治外感热病?如何进一步提高治疗SARS、禽流感,以及其他的新旧瘟疫的治疗效果?如何看待清开灵、双黄连注射液等新成果?对于这许多的理论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 P7 L5 R0 T! q* j3 E: d  j作者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中医外感热病学说是一个不断发展、丰富的过程,从《内经》热病,到张仲景《伤寒论》,再到吴又可《瘟疫论》、清代温病四大家,关于病因的认识不断深化,有同有异;辨证理论体系逐渐丰富,都从不同侧重面揭示了外感热病的传变规律;外感热病的治疗方法、方剂、药物,不断丰富,日趋完善。
* U* \/ N- o1 r# K1 M) G' ~9 D在现代的历史背景下,将传统的广义伤寒、广义瘟疫、广义温病,逐渐融合为外感热病,这是几代中医人的梦想。因为发热,既是病人的主观感觉,也是医生可以察知的客观指征,而且“热病”是《内经》之前一直使用的古老名称。所以外感类热病,总称为“热病”之后,可以吸纳伤寒、瘟疫、温病学说的精华,集中古今各种治疗外感热病的有效经验,而不局限于113方,或者局限于瘟疫、温病的已有经验之中。
6 J2 a7 m2 L+ h. c新的“外感热病学”,是传统理论之间的桥梁,既不是改造经典,也不是取消经典,而是使经典之间固有的联系更加紧密,治疗方法更加丰富多彩。因为外感热病包括了现代医学的传染性、感染性疾病,具体的病种多,证候类型也很多,治疗的法则、方药越丰富越好,辨证越方便越好,疗效越高越好。传统的伤寒、温病学说,各有所长,合则两利,分则两失。所以新的外感热病学,是一个开放体系,可以广泛吸收古代与现代的一切成果,具有很强的包容性,为未来的发展留有很大的空间;并且可以让人们从一个全新的角度,重新认识经典,不断发展中医学术。  R/ ]  L" f0 W$ u- q' V& b( |( ^

1 O  l' ], h/ a9 [8 F史实篇
3 V' T: H8 e# g* w* A6 k: U' m我国有史官的历史,据说是始于商代,殷墟卜辞大部分出于史官之手。由于他们平时主要活动在帝王的左右,所以有左史、右史的称谓。到了周代,又有了内史、外史的称呼,而且由于书写材料已经不限于兽骨甲片,多采用竹简木牍,所以史官又有了“作册”的别称。这时史官记载的内容也大量增加,除了记录口传的历史文献,当时的政令、政事、军事、占卜、外交等内容之外,主要是为帝王服务,叫做“君举必书”,只要君王有言论、活动,就必须随时记录,这也是“左史记行,右史记言”的由来。总之,史官所记都是帝王之事,与一般平民没有多大关系。
' \/ P& i0 L" d: N( Y5 z4 ^6 m“司马氏世典周史”,司马迁的祖上几代都是周朝的史官,或叫太史公,他们祖传的绝活就是文字记录、整理。史称司马迁“有良史之才”,西汉的大学问家杨雄、刘向都佩服《史记》的写作风格,“服其善序事理,辩而不华,质而不俚,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善,故谓之实录”。在这本“实录”里记载的内容,已经不限于君王的言论、帝者之举止,而是把视野放大到整个中华民族,从历史到现实,记录一切有利于国计民生,关系到国家民族的大事小情,只要深有意义,就为之倾注心血、热情,把它记载下来,流传下去,而不至于散失遗佚,使后世无从查考。他倡导的“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优良传统,为历代史学家所称颂。《史记·扁鹊仓公列传》正是他为医学家立传的创举,此后历代史官也把记载医学家的事迹,作为史书的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
5 ]$ d* O3 P5 l0 l: Q/ l在《史记·扁鹊仓公列传》中,司马迁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他深深地被春秋末期的医学家扁鹊的高超医术,以及他由于技术高超而被人嫉妒、迫害致死的不幸遭遇所感动,因此不惜浓墨重彩地记述了扁鹊的感人事迹,并且说:“扁鹊名闻天下”、“扁鹊言医为方者宗,守数精明,后世修序,弗能易也。”“至今天下言脉者,由扁鹊也”。另一位西汉初期的医学家仓公淳于意,也是由于技术高明怕获罪不肯轻易给人治病,被人告了御状,要从齐国到长安接受汉文帝的问罪。他只有五个女儿,没有儿子,因此生气地说:生了女儿,没有儿,遇到大事没人帮!他的小女儿缇萦听后,哭着跟随他到了长安,并且给汉文帝上书说:人死了就不能再生还,受了肉刑肢体残缺也不能再长好。我愿意入宫为奴,来赎父亲的罪过。汉文帝当时很感动,许多男人都是争眼瞎,而仓公的女儿却能识文断字,实在不简单。因此,汉文帝不但免了仓公的罪,而且在他执政的第十三年下诏废除肉刑。这些事迹也感动了司马迁,他不但把汉文帝与仓公的问答写进了《史记》,而且连仓公所记的25个病例资料《诊籍》,也全部收入在《仓公传》之中。有人不理解司马迁的这一做法,因为“一字之褒贬”是历史学家的“史家功夫”,惜墨如金,被称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史记》怎么会有如此拖沓的文字呢?所以有人怀疑说,《史记·扁鹊仓公列传》似乎是一部未定之稿,或者后世有错简、赘补,不似司马迁的手笔。其实,这是误解了司马迁。司马迁说:“太史公曰:女无美恶,居宫见妒;士无贤不肖,入朝见疑。故扁鹊以其技见殃,仓公乃匿迹自隐而当刑,缇萦通尺牍,父得以后宁。故《老子》曰:‘美好者,不祥之器。’岂谓扁鹊等也!若仓公者,可谓近之矣!”一方面,司马迁在对他笔下人物命运感慨的同时,也抒发了对于自己不平身世的共鸣;另一方面,医学家的奇谋大智不通过具体的病例验证,就很难得到充分的展示体现。所以,扁鹊的事迹近于故事,而仓公的业绩则如同流水帐簿。难矣哉!传神之笔非空言也。
5 p7 A' p5 u/ s0 Z7 U, y& P虽然20年前,笔者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就立有“大志”:古今医林多少事,信笔写来即春秋。时值SARS瘟神肆虐的时候,面对如此迅猛的疫情,亲见如此众多的感人事迹;从中央领导到普通群众,在如此严峻的考验面前,沉着应对,迅速反击,积极抗争,勇于胜利;中医群英,个个奋勇争先,人人进言献策;或在一线流血流汗,或在后方呐喊助威;虽然有的老中医先生,年龄已过花甲或至于耄耋,仍然英勇精神不让血气方刚的壮年,为国贡献丹心的情怀惟恐时不我待;我们看到的是一群高高挺立的时代群英,是我们有着与瘟神斗争丰富经验的苍生大医,是我们新时代的白衣天使!笔者为他们而激动,被他们所鼓舞,决定拿起自己笨拙、并不称心如意的笔,记录下这一段感人而难得的历史,奉献给一切无愧于中华大医的人们!
8 X- {# ^+ o6 X1 {+ N( M. F2 Y- \$ I6 L+ o: \4 i
序幕:瘟神与人类的战争+ ~2 _. m, O' q- W; c
我们所说的瘟神,是指那些能够使人类产生疾病的细菌、病毒。长期以来,它们同人类作对,经常使人们大批大批地发热、病倒,不少人倒下之后再也没能站起来。其危害之大、给人们心灵的打击之强烈,远远超过豺狼虎豹、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它带给人的恐怖,甚至超过了残酷、血腥的战争。因为它来去无踪无影,视之不见其形,听之不闻其声,嗅之不觉其味,神秘莫测,变幻无常,威力无边,或消村灭寨,或使“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它曾使罗马大帝毁灭、印加帝国灭亡,在小小寰球上,一次次上演着:“千村霹雳人遗矢,万户萧肃鬼唱歌”的人间悲剧。瘟神,这个使人一听就魂魄飞扬的超级魔鬼,在地球上曾经猖獗了多日。
7 b* l9 \7 C& R- Q* a说起来,瘟神比人类的历史要长久得多。如果把整个宇宙45亿年的历史比做一昼夜,那么,地球的诞生就在0点,生命的起源是在5点45分,也就是日出的时候有了生命,细菌病毒成了最早的地球居民。晚上九点,脊椎动物诞生,22点45分,哺乳动物开始来到地球;23点37分猿猴等灵长动物才迟迟登场,而最伟大的人类祖先古猿,仅仅在23点56分才登上地球;高等的智人的整个生命只占有短短的、最后的6.5秒!也就是说,如果地球的历史是24小时,人类整个的生命仅仅只有6.5秒,而细菌病毒却已经有近20小时的历史。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相关推荐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16-2021 燕赵中医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冀B2-20050128号-6 冀公网安备:13019902000109号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广告合作客服QQ:31317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