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穿越千年的中医诊断文化符号——“四诊”

2019-06-04| 发布者: 燕赵中医| 查看: 3107 |原作者: 王群海|来自: 燕赵中医网

二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在漫漫长夜里,人们遥望天空,发现一颗璀璨的医学之星,冉冉升起,光耀神州大地......他,就是扁鹊,姓秦,名媛,字越人,尊称扁鹊,号卢医。是渤海郡郑(今河北省沧州市任丘市)人,他开创“ ...

  二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在漫漫长夜里,人们遥望天空,发现一颗璀璨的医学之星,冉冉升起,光耀神州大地......他,就是扁鹊,姓秦,名媛,字越人,尊称扁鹊,号卢医。是渤海郡郑(今河北省沧州市任丘市)人,他开创“四诊”之先河,传承至今,已成为中医诊断的核心文化符号。
  青年才俊的扁鹊,刚开始步入社会时,仅仅是替贵族老爷管理客馆的服务生,和医学根本沾不上边。一次偶然机会,他有幸结缘当时的名医长桑君,就拜其门下得到真传,并得到了倾囊掏出的如数家珍,诸如医术禁方以及各科精华,于是他才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行医生涯......
  扁鹊才思敏捷、聪明好学,尤其注重医学凝练,善于汲取总结前人经验,为我所用,坚持在济世活人中写点心得体会。当累积到一定程度,就会有出类拔萃地较为系统的观点,从中凝练出最精密的那一亮点,可以作为一项原创医学的雏形,也是长期临床实践的结晶。四诊方法就这样应运而生了,因受古代哲学思想的影响,当时扁鹊称它为“望色、听声、写影、切脉”。
  为了更完美、简练四诊法则,扁鹊有多少个日日夜夜的苦思冥想、呕心沥血、研磨提炼,他总是恪守“逆风翻盘,向阳而生”的信条,这句质朴而饱含人生哲理的话语,就是成就他一番事业的无穷力量。的确,也只有像植物一样,朝着太阳的方向去沐浴生长,才能吸收到充足的营养向上奋力攀登;也只有以乐观积极的心态去面对,才能在逆风中拥有飞翔的勇气和动力。
  记得蒲松龄在《聊斋志异·阿宝》中写道:“性痴,则其志凝,故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艺术和医术是相同的,如果臻入化境,非需要一些“痴心”“执念”的韧劲不可,抵达“化境”的过程,也往往要经历一个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渐进、渐悟、渐成的阶段。
  当时,师承关系以授书仪式程序凸显了其重要性。《汉书·艺文志》有《扁鹊内经》九卷、《扁鹊外经》十二卷,虽然没有传世而散轶,但也曾是当时习医者的规范和准则,名医淳于意则学过“扁鹊脉书”,受其影响根深蒂固。司马迁曾言:“扁鹊言医,为方者宗,守数精明,后世循序,弗能易也。”大概意思,就是依经受学的地位很高尚。换言之,师承循有诠释文本、传授经验的义务责任,形成了典籍、师承、经验为一体、知行合一的新格局。
  因此,扁鹊以“四诊”为支点,加强自身经典熔炼。即通过反复研读经典,感悟医学原理以提升自己的理论水平,熔炼一个价值取向、创新思维、科学方法为表征的理论支点,升华一种新的医学观念。其次,围绕“四诊”这一核心,突出实践锤练。说到底,就是不做温室中的弱苗,身到心入百姓之中不断接受实践锤炼,才能让自己蝶变一新。在整个过程中,所吃过的苦,所受过的累,化为高度涵养,即是源源不断的营养成分,也是《中庸》的:“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强调学问最终要落到实际行动上,升级医学的趣味性、使用性。再次,以“四诊”亮点为支点,实施临床磨练。立足医学的临床实践,探求广泛的兴趣绿洲,把满腹的知识磨砺成“金刚钻”,钻出一条属于自己擅长的“蓝天白云”,每一个平凡岗位,每一天奋斗时光,都能作为磨刀石,朝着一个方向打磨出闪光点来。
  经过熔炼----锤炼----磨练,使扁鹊理论之刀更加锋利,担当医责之肩更加壮硕,傍身之技更加纯熟,才会真正摸进门道,渐入佳境。
  古时的学子从师受业,谓之从游,孟子曰:“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间尝思之,游之时义之门者大矣哉。学校犹水也,师生犹鱼也,其行动犹游泳也,大鱼前导,小鱼尾随,是从游也,从游既久,其濡染观摩之效,自不求而至,不为而成。扁鹊师从长桑君后,便周游列国。据《史记·扁鹊仓公列传》载:“扁鹊名闻天下。过邯郸,闻贵妇人,即为带下医;过洛阳,闻周人爱老人,即为耳目痹医;来入咸阳,闻秦人爱小人,即为小儿医,随俗为变。”从而说明扁鹊是“全科医生”的典范,他在游中学,于行中悟,外修于形,内修于心;拓宽视野,创新思维,以实际行动促进中医药事业长足发展。
  “纤纤不绝林薄成,涓涓不止江河生”。功夫不负有心人,扁鹊用“四诊”涵养出全科医生,并卓有成就地凝炼出中医简洁的文化符号----“望、闻、问、切”诊断方法。使一代又一代的中医师生广为传颂,成为如获至宝的一首美妙的诗韵、诗魂。
  何谓“四诊”呢?《灵枢·邪气脏腑病形》篇曰:“见其色,知其病,命日明;按其脉,如其病,命日神;问其病,知其处,命日工。”《难经·六十一难》说:“经言望而知之谓之神,闻而知之谓之圣,问而知之谓之工,切而知之谓之巧。”从此,由“望、闻、问、切”延伸到“神、圣、工、巧”,这么一个公式化“精准快简”程序模式,架铺了通向成功殿堂的金色桥梁,完善了中医诊断的核心内容,完整了“四诊”合参的整体体系,只有正确加以辩证、掌握得到的第一手信息,才能在临床中发挥得淋漓尽致、运用之妙。《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善诊者,察色按脉,先别阴阳;审清浊而知部分;视喘息,听声音而知所苦;观权衡规矩而知病所主;按尺寸,观浮沉滑涩而知病所生,以治无过,以诊则不失矣。”更加明确了,诊断过程是通过望闻问切综合分析,才可确定诊断结果的。否则,会贻误病情、容易误诊,那是判断失误的问题,太不应该了。比如,肝病面色当青,脉弦,胸肋苦满等,便是色脉症候相应;反之,肝病出现面色纯白,为逆。
  “望而知之谓之神”。就是说,通过望诊就能诊治疾病的医生可称为“神医”。中医里的望诊,指的是医生运用视觉,有目的地观察人体全身和局部一切可见征象,如人的神、色、形、态、舌象、络脉皮肤、五官九窍等以及排泄物和分泌物的形、色、质等情况,望诊是中医的基本功,扁鹊在这方面有独到的拿手本领。
  话说扁鹊周游列国来到蔡国时,便受到桓公的热情宴请,席间扁鹊对桓公说:“君王有病,就在肌肤之间,不治会加重的。”桓公听后不以为然。10天后,扁鹊再次见到他,说:“大王的病已到了血脉,不治会加深的。”桓公心里大为不悦。又过了10天,扁鹊又见到桓公时说:“病已进入到肠胃,不治继续重的。”桓公气得脸色发青,他害怕别人说他有病,大为恼怒。转眼10天又过了,这次扁鹊一见到桓公,赶忙扭头避开了。桓公非常纳闷,立即派人去追问缘由,扁鹊说:“病在肌肤之间时,可用熨药治愈;在血脉,可用针刺、砭石的方法获效;在肠胃时,借助酒力也能达到;可病在骨髓,也只有阎王爷管了。大王的病已深入骨髓,我等无能为力。”果然5天后,桓公便一命呜呼。从中可以验证出,扁鹊运用望诊的精妙已到了炉火纯青的高境界。
  “问而知之谓之工”。据《史记·扁鹊传》载:有一次扁鹊行医到晋国,正遇上赵简子患重病,现已昏倒5天,不省人事。他的亲人和幕僚非常担心,请扁鹊来给赵简子看病,经过把脉,扁鹊察觉赵简子的心脏还在轻微跳动,又通过问诊,了解到当时晋国的政治斗争十分激烈,于是判定赵简子是由于政治斗争中用脑过度,一时昏迷,并无大碍。
  经过扁鹊精心治疗3天之内,赵简子的病就康复如初了。从而说明扁鹊精于四诊方法,《内经》上说:“人与天地相参也,与日月相应也”,指出了人与外界环境是统一的,而外界环境对人体机能的活动有着密不可分的影响。
  自然环境对人体机能的影响涉及到诸多方面,如季节的气候变化、区域环境差异等,所以《内经》指出:“故阳气者,一日而主外,平旦阳气生,日中而阳气隆,日西而阳气已虚,气门乃闭。”意思是说,人体内阳气的活动呈现出规律性的昼夜波动,而这一变化趋势与现代生理学所揭示的人体温度日波动曲线是吻合的。
  所以,扁鹊从问诊中得出:赵简子因政治斗争中用脑过度、不省人事,这就是一个有力的佐证。以此为基础,后世医家归纳、总结出《十问歌》即:“一问寒热二问汗,三问头身四问便,五问饮食六胸腹,七聋八渴俱当辨,九问旧病十问因,再兼服药参机变。妇女尤必问经期,迟速闭崩皆可见,再添片语告儿科,天花麻疹全占验”。
  让扁鹊四诊方法薪火相传,与时俱进,续写新的中医诊断文化符号期许良久。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2

鲜花
关闭
×

2人已赞赏

已赞赏过的网友 (2 人)

  • 鲜花

    匿名

  • 鲜花

    匿名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16-2021 燕赵中医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冀B2-20050128号-6 冀公网安备:13019902000109号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广告合作客服QQ:31317135